空大以后不知所措

谁在陇间低吟离歌,我且幽幽轻和

【瓶邪】《致2015年的张起灵》(跑题作文,一发完)

碎碎九十三:

当时盲押了安徽省的作文题目,题目是致2035年的自己,后来想了想,写了一篇跑题作文,躺倒。


——————————


致2015年的张起灵




小哥你好,相信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成功的从青铜门里出来了,这也说明我并没能成功的活到2015年,对不起,没能信守承诺去接你。


你进去的这些年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因为实在太多了,这张纸可能写不下,我的时间不多了,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可能对你来说,大部分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吧。


不瞒你说,你走了的这几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事情,走过了很多条你曾经走过的路。每多走一条路,我好像就更能单方面的了解你一些。


也不知道你在青铜门里过的怎么样了,我以前特别想知道里面是什么,现在我有点不太想知道了,知道的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太多,不想再透支下辈子的运气了。


我逐渐的明白了你跟我说过的那句话的意思。当时你跟我说,如果你消失了,没有人发现。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我说如果你消失了,我一定会发现的。


反正我也快死了,有些话现在不问以后也没机会了,你命那么长,等你也下来,我可能已经上幼儿园了。所以我也想问问你,如果我消失了,你会发现吗?


我是这么想的,你看你可能根本就把我给忘了,也就谈不上发现不发现了,因为不记得的人消失了,是不存在发现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你不会发现不了,所以也算是你能够发现了吧。


如果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请你耐心的看完这封信,并且相信我下面说的所有的话,这对你会有所帮助。


第一,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就去北京找王胖子,地址我写在背面了,他是一个很仗义的人,对你的过去也很了解,他不会害你。


第二,如果你发现自己有危险,需要人帮忙,拿着捆这封信的链子去杭州找吴二白,地址也在背面了,他是我的二叔,你告诉他我的遗愿是让他帮你,看在我们的叔侄情谊上,他应该会帮你的。


第三,如果你很缺钱,找到王胖子以后,让他带你去找解雨臣,我把所有的钱都托付给他了,还完欠债以后应该还能剩点,你拿去花吧。


其他的我也记不清还有什么了,脑子已经有点不太清楚了,就写到这里吧。总而言之,我希望你知道,你从青铜门里出来以后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很多人愿意帮你。




                                                                                          吴邪




————————




“哎,胖爷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啊!”


大礼拜天的,胖子一大早就抽风,非要收拾小储藏室,弄得鸡飞狗跳的,我和闷油瓶也被他给吵起来了,本来相安无事,没想到胖子才进去收拾了一小会,就大叫着跑了出来,差点给我吓出心脏病来。


“咋啦,发现你二大爷留给你的百万遗产了?”我瘫在沙发上,懒洋洋的道。


胖子踢了我一脚:“滚蛋,百万遗产你胖爷我看不上眼。我是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小哥,这是给你的信哎,快拆开看看里面是谁给你写的。”


我打了个哈欠,心说给闷油瓶的信?谁给他写的?村口副食品发展委员会寄给他的咸鱼数量对账单?


闷油瓶接过了胖子手里的那封所谓的信,其实就是被金属链子捆住的一张脏兮兮的破羊皮纸,边角还沾着很可疑的血迹,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张起灵收。


我第一眼根本没认出来这封信是我写的,因为确实有些年头了,直到闷油瓶把信拆开全看完了,我的大脑才像刚刚通电一样,大骂了一句卧槽,扑过去一把夺过了信。


这他妈是我写给闷油瓶的信,而且至少写了四五年了,那次我困在长白山里,又受了伤,本以为自己绝对熬不过去了,才很中二的写了这封鬼玩意,把自己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想塞在某个角落里,看闷油瓶出来的时候能不能看到。


没想到后来我活着出来了,这封信就被我给忘了,也许是当时救我的伙计随手带回来的。而我没有注意,又顺手塞在了哪里,遗忘至今。


当人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是什么话都会往外面说的,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为什么都他妈快死了,还有心思写这么多废话,逼逼个没完,现在好了吧,公开处刑,公开处刑!!!


胖子一转眼珠子就明白过来了,劈手把信夺走了,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的念道:“致2015年的张起灵,小哥你好……”


我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伸手去够胖子手里的信,道:“死胖子!你他妈把信还给我!这是我给小哥的!你这是窥视别人的隐私!”胖子本来没我高,奈何他的厚度够,一伸手就把我推开了,死活不给我,还是继续念我的黑历史。我知道要是不立刻把信夺回来,他肯定会给我拍下来然后发给小花他们看,让他们一起嘲笑我。


我俩闹了一会,胖子断断续续的念了个开头,原本一直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闷油瓶突然站了起来,一伸手把信拿走了。胖子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愣住了。


闷油瓶把信卷了起来,揣进了兜里,淡淡道:“是给我的信。”


简单的五个字,胖子可能听出了死亡威胁的意思,浑身的肥肉都抖了抖,讪笑道:“对对对,这是天真给小哥你写的……情书,你自己一个人看,那什么,储藏室我还没收拾好呢,收拾去了收拾去了。”


他脚底抹油溜了,留下我一个人尴尬的看着闷油瓶,他好像没什么感觉,很淡定的走到厨房去做早饭。


我给自己打了气,跟了过去,想把信给要过来,闷油瓶表现的好像根本没有那封信似的,死活不给我机会。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缠了闷油瓶一个月都没能把信要回来的我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不确定自己的会死,就不要去作死,否则当你活过来以后,不论是五年还是十年以后,都很有可能被你自己作的死拌一个大跟头。


一个很大的跟头。




——————END——————



评论

热度(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