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大以后不知所措

谁在陇间低吟离歌,我且幽幽轻和

LILIZ:

我的毕创作品:《奇妙世界》

       无论是多么渺小的物和事,它们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在为自己的世界战斗。正如《牧羊少年奇遇记》里写到:"地球上的一切事物都有灵魂,无论是矿物、植物、动物,还是一个简单的念头,无一例外。"

       整个作品中,我想要记录和展现的是我的日常生活和内心世界,它既存在日常生活中的真实,又充满内心世界的想象,既单纯美好,又不可理喻。而作品中的主角,正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微不足道的,甚至若有若无至透明的存在。它们组成这个世界,它们组成我的生活,是值得我珍藏的宝物。整个作品的制作过程,就是我对生活中的事物从感知到感动再到记录和展现的过程。

       我希望看到的人,能够感受到一种心灵的平静。在这个大多数人很浮躁的时代,我想提供一个安静的小世界,里面有很多小泡泡和小飞虫,每个它都发出不仔细听就听不到的迷你之音,讲述着一个个小故事。



TOBEELEXS:

盲狙 上海卷 被需要啥的
*OOC
极力避开主线剧情
有些小时候的剧情…emmmmm
两天的肝物,超级潦草,复制粘贴省力分镜 应该能看得懂就行?
应该没完结吧,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编.接下来应该就是庄园的剧情了,可是那个太难了!所以就算完结了,强行完结,感人。
我画了20p 两个人屁感情线都点没发展
我也很绝望(•̩̩̩̩_•̩̩̩̩)

【第五人格| 杰佣 |ABO】尖刀与玫瑰(7)

阿存。:

=================================


Alpha杰克x Omega奈布


前期:外热内冷不择手段·杰克x爹不疼娘不爱·奈布


后期:后知后觉也谈不上痛改前非·杰克x摸爬滚打终于炼成刺猬·奈布


♦杰克是没落贵族外皮下的杀手,不过不是历史上的白教堂开膛手,有私设非考据


♦奈布是雇佣刺客设定


♦所有文人设单独成立,可以把这个杰克理解为理发师皮肤的杰克,与之前的白纹大触皮肤杰克无关,大约是个不那么‘可爱’的“坏”杰克


♦与ABO设定相关内容为:信息素,发情期。应该无其他可能雷点,有也会提前预警。


♦渴望心手评,爱你们啾咪(*/ω\*)


=================================


第五章     第六章




Chapter 7   溺水者


 


奈布已经像一具尸体一样,在床上一动不动躺了一个上午。


铁链的长度大致够他在房间里活动,如果他想,他可以好好在房间里参观一下,但是很明显,他对参观这个家伙的房间没有任何兴趣。


仆人会定时送来水和食物,奈布只会把那杯水喝了。


面包是那家店的,奈布小时候爱吃,他认得出来表皮上那一如既往的满满的坚果碎。那家店从前就在他们租住的房子对街,现在杰克搬到了东区,要穿过整整半个城区才到那里。


他应该是让仆人去买的。


所以也算不上什么。


管家带着佣人来送水的时候,那面包还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的托盘里。老人推了下金边眼镜,他看了眼床上背对着他的人,没说什么,只让一旁的仆人把食物收走了。


“给我抑制剂。”


奈布突然开了口。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很快他带着一个盒子返回了,老人从里面拿出一只针剂。是今天上午佣人才去买来的。


“给我。我自己打。”奈布从床上坐起身。


管家沉默的看了奈布一眼,他看出了被锁着的人的面色不善。


但老人还是把针剂递给奈布。


奈布接过针管,取下了针上的盖子,作势要注射。


下一刻,针尖抵在管家脖颈处的大动脉。


“把钥匙给我!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他用胳膊束住对方的脖颈,手里的针始终紧贴着管家颈部的皮肤。


老人看上去没有任何惊慌的情绪:“先生,在下没有办法解开您的锁链,钥匙只有主人有。”


“你是当我不会杀了你吗?”针尖更逼近对方,针头划破了管家苍老而布满褶皱的皮肤,血汩汩冒出来,这并不致命,但是任谁也会感到压迫感和失血的恐慌。但是老人安静的像是雕塑,他的面部表情分毫没有改变。


“您杀了在下也不会有任何作用。”苍老的声线平静地阐述着这个事实。


对方在某种程度上从容得和那个人如出一辙,奈布毫不怀疑杰克老了也是这么个难缠的老东西。


他无可奈何地松开了反锁住对方的胳膊。


“主人叮嘱过,不要让您接触危险品,也不可以忤逆您。


除了放了您,这件事我们谁也办不到。我们会听您的其他吩咐”


“先生也不要产生把针扎进自己脖子的想法。”老人沉静的眼睛看着他:“主人说,您要是现在死了,您讨厌的他还活得好好的。”


“所以,您还是冷静一些,给自己打一针抑制剂,这会好受很多。”


冷静一些?奈布觉得他现在就想把针扎在杰克脑袋上。


“在下给您换一个针剂。”


管家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又递给奈布一支抑制剂。


奈布没说话,给自己注射了药水。


“还请您把针管还给在下。”


奈布把空针管放在他手心,讽刺的笑了下:“你们还真是护主。”


“在下是为了主人,也是为了您好。”


老人离开了房间。


“您好好休息吧。”


 




抑制剂并没有像奈布想的那样生效。也许是因为发情期本来就要到了又被诱导强制发情的原因,生理反应没能被完全压制下去。身体的乏力和头脑的昏聩才像是真正的枷锁,束缚着他的手脚。


奈布觉得自己也许这次要栽了。


他烦躁不已。


楼下的佣人听到了主人房间里传来“咵啦”一声,接着是瓷瓶的破裂声,她们紧张不已地向管家说明,老人只是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多管。


 




杰克是在傍晚回来的,他离开咖啡馆之后去医院取了些药,又去了一家零食店子,之后才回家。


看了眼门口迎上来的管家,杰克把手里的东西给了他:“按我说的按时送水了没有?”


老人把接过的东西放在一边的桌子上:“送了,他也喝了。”


他毕恭毕敬向主人弯下腰:“不过您一会上去,不要太生气。”


杰克没说话,他拿了一份开好的药,转身往楼上去了。


 




打开房门,杰克确实觉得自己想要发火。衣柜的门被生生扯下来半扇,连接处被大力弄得变形,现在它像老妇人摇摇欲坠的门牙,丑陋的半挂在上面。衣柜里面整齐的挂着的衣服被扯下来,乱作一团的堆积在衣柜里,还有一部分被拉扯出来,现在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杰克毫不怀疑那人会在上面狠狠踩上几脚。书桌边的瓷瓶被打碎了,化成了一摊色彩漂亮的残骸,里面插着的玫瑰现在散落在这废墟上。


杰克皱紧了眉头。


但是转身他就看到,床上衣服堆成一团,那家伙把自己埋在衣服堆里。


突然就没了脾气。


是被标记的Omega发情期的筑巢现象,就像是收集漂亮玻璃的鸟类,他们会不断收集与自己有关联的Alpha的东西,从上面残留的信息素里汲取必要的安全感。奈布想来是不懂这些的,应该只是本能的想让自己好受一点。


筑巢期可以理解。不过这家伙实在是个暴脾气的猛禽。


“你想把家拆了吗?你这家伙。”


杰克的语气里生气的情绪倒是没有什么,他尝试着把奈布从衣服堆里扒拉出来,头埋进衣服不是个什么好习惯


如果是奈布头脑还清醒的时候,他一定是会抓住“家”做一番攻击,‘这是你家,关我屁事’这样的话是一定会说的,显然奈布此时一片混沌的大脑不能敏锐捕捉到反击点。


“没打抑制剂吗?”


“你给我的是假的抑制剂吧。”奈布的声音闷声闷气的,语气却还是强硬。


“有医院的标号,我需要给你看吗?”


奈布没有回话。他的耳廓带着红,他趴在衣服上,胸口起伏的频率比往常快,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焦灼而奄奄一息。


杰克把手里的东西用水冲开了,将奈布拉起来,把杯子靠近他嘴边。


“这什么?”奈布皱着眉别开脸。


“止恶心顺带补充能量,医院开的。”杰克用手把他的脸扳正,把医院开的方子塞到他手上,“你昨天发情期反应怎么那么大,整得跟孕吐似的。”男人说的一板一眼的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不过很明显奈布只会觉得他在嘲讽。他挣开男人,摇摇晃晃地坐好,把水喝掉了,然后又一头倒在床上。


“还不是因为你那玫瑰味浓到让人作呕。”


“再给我一支抑制剂。”


男人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他优美的脖颈后的腺体部位还残留着一个牙印,因为他长年喜欢带着兜帽的原因,后颈的皮肤格外白一点,触上去像是质地良好的亚麻。


杰克皱了下眉:“双倍抑制剂,你以前也是这样乱来?”


奈布感受到空气中的玫瑰味道浓重了些,他觉出沉甸甸的压迫感,开口时声音都在不可自抑的颤抖:“你不给就赶快从这滚出去再给你自己扎一针。”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凶狠。


“那你准备怎么办,硬撑着挨过去吗。”男人看到对方微微发抖的后背,感觉奈布几乎要到了极限。


“又不是没有挨过。”奈布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语调里那该死的脆弱。


这听起来几乎是闹脾气的孩子的话。


男人闻言把手轻轻按在他肩上,奈布条件反射的用力挥开他:“你滚开点。”


“对不起。”


男人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不知道是为他过去的行为而道歉,还是为他将要做的事道歉。


 




该死的发情期。


身体的潮热捂住了他的口鼻让他呼吸变得困难,像一个溺水者。汗水让周围的一切带着挥之不去的黏腻感。他仿佛从来没有从那泰晤士河里爬出来,河水带着他颠簸,眩晕和恶心涌上来,漆黑而冷的漂流让他格外的渴望被人拥抱着。就像是所有其他的Omega一样,在发情期他会变得脆弱不堪,像一个可怜兮兮的乞怜者,这本身就让他厌恶。


当男人向他靠近时,更沉重的窒息感压在他肺部,仿佛最后一点氧气都要被榨干。河水倒灌进他的咽喉,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毙,他无目的地在水中挥动着双臂,汹涌的水流折断他轻易得就像是折断一支岸旁的芦苇。


“奈布。”男人的声音就像是从漆黑的水底传来的,模糊不清,带着喑哑的情欲和意乱神迷,“最好的解药不是抑制剂。”


但是就像是一些溺水者一样,当施救者从背后环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只会更大力的挣动手脚。奈布用力的想要挣脱开来,虽然他的动作无力到不起任何作用。


“你,滚开。”


显然男人不会听话,他贴近自己的侧脸,在耳边说道:“奈布。你现在浑身都在发软,嘴还是这么硬。”


他的牙齿沉入了自己后颈的腺体,信息素晕染开来,接着是松木气息在空气中炸裂开。松林中的松果纷纷落地,发出簌簌声响,潮湿的、苦涩的,是落着雪的松针的清香。


“放松一点。奈布。”男人凑近他的耳边,


“发情期本不该像你想的那样糟糕。”


情 |欲这种东西,此时奈布才大概真正懂得了。


就像是一股急流将所有的理智都吞没了,卷着他往更深的黑暗之处去。他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呜咽声,这是理智所不允许的,但是现在一切朝着不可控的地方滑去,没人能管顾上这些。


黑色的大地裂开了口,涌出了深处灼热的岩浆;雪山的冰冷内敛溃败成滚落的雪团,它流下了冰冷的热泪;外族迁入者燃起了篝火,那火光把夜色撕裂了一角,天边映着红色,夜色与火光依偎在一起,血肉模糊地耳鬓厮磨;孤绝的落日终于垂落在瘦狭的街巷。


而他们只是一言不发。带着满腹的隔阂,他第一次与这个人这样的贴近,他们的肢体互相镶嵌。


 




“奈布。我不知道那天是你第一个发情期。”男人把他揽紧了,“我本应该陪在你身边。”


河水很冷。


“那你,为什么不在。”奈布的头埋在他肩上,情潮终于将他坚硬的外壳敲开了个口,尽管只有瞬间,他的语调里还是泄露出了那星零的柔软和脆弱,这不是雇佣兵奈布·萨贝达,也不是刺客奈布·萨贝达,他是被坚硬外壳包裹得紧紧的、从此一言不发的那个十多年前的孩子,他终于流露出那被搁置了很久的委屈。


他的眼角带着点湿润,也许只是生理性的泪水,也许不只是。


杰克用被子将他裹紧了抱在怀里。


奈布睡意昏沉,他的头脑再转不动。


男人的怀抱有一种干燥的感觉,


仿佛终于上了岸。


 


TBC




============================


我觉得还行,应该不需要外链,翻车了再说


清水ABO(bushi)



【瓶邪】《致2015年的张起灵》(跑题作文,一发完)

碎碎九十三:

当时盲押了安徽省的作文题目,题目是致2035年的自己,后来想了想,写了一篇跑题作文,躺倒。


——————————


致2015年的张起灵




小哥你好,相信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成功的从青铜门里出来了,这也说明我并没能成功的活到2015年,对不起,没能信守承诺去接你。


你进去的这些年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因为实在太多了,这张纸可能写不下,我的时间不多了,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可能对你来说,大部分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吧。


不瞒你说,你走了的这几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事情,走过了很多条你曾经走过的路。每多走一条路,我好像就更能单方面的了解你一些。


也不知道你在青铜门里过的怎么样了,我以前特别想知道里面是什么,现在我有点不太想知道了,知道的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太多,不想再透支下辈子的运气了。


我逐渐的明白了你跟我说过的那句话的意思。当时你跟我说,如果你消失了,没有人发现。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我说如果你消失了,我一定会发现的。


反正我也快死了,有些话现在不问以后也没机会了,你命那么长,等你也下来,我可能已经上幼儿园了。所以我也想问问你,如果我消失了,你会发现吗?


我是这么想的,你看你可能根本就把我给忘了,也就谈不上发现不发现了,因为不记得的人消失了,是不存在发现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你不会发现不了,所以也算是你能够发现了吧。


如果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请你耐心的看完这封信,并且相信我下面说的所有的话,这对你会有所帮助。


第一,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就去北京找王胖子,地址我写在背面了,他是一个很仗义的人,对你的过去也很了解,他不会害你。


第二,如果你发现自己有危险,需要人帮忙,拿着捆这封信的链子去杭州找吴二白,地址也在背面了,他是我的二叔,你告诉他我的遗愿是让他帮你,看在我们的叔侄情谊上,他应该会帮你的。


第三,如果你很缺钱,找到王胖子以后,让他带你去找解雨臣,我把所有的钱都托付给他了,还完欠债以后应该还能剩点,你拿去花吧。


其他的我也记不清还有什么了,脑子已经有点不太清楚了,就写到这里吧。总而言之,我希望你知道,你从青铜门里出来以后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很多人愿意帮你。




                                                                                          吴邪




————————




“哎,胖爷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啊!”


大礼拜天的,胖子一大早就抽风,非要收拾小储藏室,弄得鸡飞狗跳的,我和闷油瓶也被他给吵起来了,本来相安无事,没想到胖子才进去收拾了一小会,就大叫着跑了出来,差点给我吓出心脏病来。


“咋啦,发现你二大爷留给你的百万遗产了?”我瘫在沙发上,懒洋洋的道。


胖子踢了我一脚:“滚蛋,百万遗产你胖爷我看不上眼。我是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小哥,这是给你的信哎,快拆开看看里面是谁给你写的。”


我打了个哈欠,心说给闷油瓶的信?谁给他写的?村口副食品发展委员会寄给他的咸鱼数量对账单?


闷油瓶接过了胖子手里的那封所谓的信,其实就是被金属链子捆住的一张脏兮兮的破羊皮纸,边角还沾着很可疑的血迹,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张起灵收。


我第一眼根本没认出来这封信是我写的,因为确实有些年头了,直到闷油瓶把信拆开全看完了,我的大脑才像刚刚通电一样,大骂了一句卧槽,扑过去一把夺过了信。


这他妈是我写给闷油瓶的信,而且至少写了四五年了,那次我困在长白山里,又受了伤,本以为自己绝对熬不过去了,才很中二的写了这封鬼玩意,把自己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想塞在某个角落里,看闷油瓶出来的时候能不能看到。


没想到后来我活着出来了,这封信就被我给忘了,也许是当时救我的伙计随手带回来的。而我没有注意,又顺手塞在了哪里,遗忘至今。


当人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是什么话都会往外面说的,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为什么都他妈快死了,还有心思写这么多废话,逼逼个没完,现在好了吧,公开处刑,公开处刑!!!


胖子一转眼珠子就明白过来了,劈手把信夺走了,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的念道:“致2015年的张起灵,小哥你好……”


我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伸手去够胖子手里的信,道:“死胖子!你他妈把信还给我!这是我给小哥的!你这是窥视别人的隐私!”胖子本来没我高,奈何他的厚度够,一伸手就把我推开了,死活不给我,还是继续念我的黑历史。我知道要是不立刻把信夺回来,他肯定会给我拍下来然后发给小花他们看,让他们一起嘲笑我。


我俩闹了一会,胖子断断续续的念了个开头,原本一直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闷油瓶突然站了起来,一伸手把信拿走了。胖子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愣住了。


闷油瓶把信卷了起来,揣进了兜里,淡淡道:“是给我的信。”


简单的五个字,胖子可能听出了死亡威胁的意思,浑身的肥肉都抖了抖,讪笑道:“对对对,这是天真给小哥你写的……情书,你自己一个人看,那什么,储藏室我还没收拾好呢,收拾去了收拾去了。”


他脚底抹油溜了,留下我一个人尴尬的看着闷油瓶,他好像没什么感觉,很淡定的走到厨房去做早饭。


我给自己打了气,跟了过去,想把信给要过来,闷油瓶表现的好像根本没有那封信似的,死活不给我机会。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缠了闷油瓶一个月都没能把信要回来的我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不确定自己的会死,就不要去作死,否则当你活过来以后,不论是五年还是十年以后,都很有可能被你自己作的死拌一个大跟头。


一个很大的跟头。




——————END——————



【杰佣520】影逐光

Mr.Midnight:

诶被各种屏蔽搞得没脾气了……不过还是想写番外。




画家杰克X佣兵奈布,请放心食用!




因为篇幅过长所以我分段了




 







最后祝大家节日快乐!

冬菇个人辣鸡处理站:

大家六一快乐!
成年人如我不过这个节日(你tm

当平涂画手好难哦……
以后可能我更新频率会大幅下降因为要开始折腾rpg的立绘(
不过我还是会摸鱼的(

⚠️禁止商用和无授权转载,可以做头像我不再一一回复了哦)以及你们表格能加上侦探最好了因为我制作的时候因为图太长侦探莫名其妙被切掉了)

⚠️画风突变,质量低下
cp为all社,任何无法接受的小伙伴不要手滑
平涂画手最为致命
我流人设,巨型ooc预警
本人不接受撕,只接受吹克利切

讲真我真的好喜欢胡子组啊!库特和克利切都是天使!!!瑟维…瑟维他帅就够了(你这个瑟维假粉

然后终于画了自己想画的冰淇淋梗,分年下组和年上组(感觉克利切被我画成了谜之傻白甜是什么鬼(你还知道啊

年下组是前社+佣慈
我表示我流佣兵就是一米八的暴躁老哥
我不接受任何质疑反正官方又没说他是个矮子不爽不要看(你tm
于是今天我看懂威廉的头发了么?没有




奈布对克利切的称呼其实是我自己的私设——sir——什么的)因为前锋叫前辈奈布也叫感觉分不过来)然后觉得奈布既然当过兵那么sir这个称呼一定很棒,然后真的超棒(快住手

年上组是冒社+神慈
对我终于还是对库特下手了)))但是两个小天使在一起我只感觉到了双倍的快乐!(你tm
冒社好可爱我要死了——








瑟维老色鬼技能持续发动(你tm








然后日常欺负瑟维,真开心(假粉发言

瑟维:人间不值得

感觉实在是太欺负瑟维了哈哈哈所以作为补偿画了一下欺诈组的kiss小表格w
我永远喜欢欺诈组.jpg

最后其实算点图?
画了一下全员的小头像(监管者没有拟人注意
然后做了个印象表格哈哈哈哈虽然我自己没填(你tm
讲真没次看你们填各种表我也好想和你们一起玩啊可是我从来找不到原图
于是一气之下我自己画了一个(你tm
都是我流人设(你tm
如果大家乐意可以自己拿去玩哈哈哈(没人拿着玩的你别想了

我大概就是躺着涨粉的那种,明明什么都没干就涨粉了,十分惭愧(你还知道啊
并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大家,于是只能拼命去画好立绘给大家带来一个完美的游戏了!(你画立绘这个游戏就凉了半截了

感谢大家喜欢克利切,十分感谢

请大家继续喜欢他吧w

以上,感谢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湖边一只猥琐鹤:

然而超链接的尝试失败了……其他的先马住,等有空了慢慢尝试


萎靡不振の桑黍:



转存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北极有树:

<Aurora  Borealis/暮色演奏人>


-起始于傍晚余晖一线,

-消声在黎明晨曦复临。


-使漆黑湖面上,

-划开水草的鱼尾构筑音符;

-使潮湿岩隙中,

-抖落雨水的触角黏连线谱。


-所演奏的开篇都是迎接暮色,

-所吟唱的终章都是送别沉寂。


-你生于夜色,

-融于夜色,

-行于夜色,

-栖于夜色。

-披一身虫鸣,

-踏暮光微浮,

-于是有名“暮螽”。

-五千年间-:

【佣兵日记】杰克的性取向

我和小伙伴们开黑时看到手杖杰克都会有个默契,就是被捉住了不挣扎,然后看他会放谁【最后大家一起去了vip

P3是有战争后遗症的小可怜

私心戳个杰佣tag,杰克估计后面几周才登场,这里的逃兵不对,佣兵和医生是闺蜜组❤